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睡了十几年前的老同事
睡了十几年前的老同事
总栏目 > 小说专区 > 同事小说
睡了十几年前的老同事 与珊姐后再次相遇很偶然,我们彼此认识是在一个我们共同的亲戚办的工厂,我们在一个流水线的上下线,之前也没见过认识,就是在工厂里慢慢的接触多了才彼此熟悉起来,那时自己很年轻才18岁。
那时在一个大城市打工,彼此之间因为有了那么一点点的亲戚关系所以在陌生的城市里觉得彼此亲近,所以在平时的生活上就互相照顾,但是还没有发展到可以上床,也是因为那时候比较保守吧。再后来我就离开那个工厂去另谋出路,也没走动过,这样一晃就十几年过去了。

直到有一天我在跑蓝牌车拉客的时候,有一个电话打给我,表明她是珊姐的时候我才记得有这么一号人,她说从其他亲戚得知我在拉客,她想我帮她跑一趟,我就过去了,其实从我所在地过去并不近,大概有几十公里,对于跑客来说一点都不划算,光空跑的油费都浪费了,不过又亲戚叫到不好拒绝,过去虚寒了几句她说送她儿子去坐高铁,因为不放心他一个人(才初一入学),这次是去参加一个夏令营,考上理想的学校珊姐奖励去的,去接她们时已经收拾好行李了直接驱车高铁站,车上也聊了很多家常,不知不觉他儿子那么大了,他不认识我就叫我叔叔,当然那些敏感话题我也不会问,例如她老公怎样那些,纯粹就聊家常,大概一个多小时到达目的地,站台有老师统一带学生上车,然后珊姐才放心的走,我说要不要送她回去,其实心里有一点点不是很愿意送她回去的,因为再跑回去时间也浪费了,一天就这么过去没拉到客,收钱吧都不好开口,以前人家怎么说也招待过自己,她说送我回去吧,今天算是包了你的车,我那里好意思收钱,我说不要讲钱了,难得这么多年再相遇,她说钱还是要给的,还要请我吃饭,然后返回的路途,再回到小城镇的时候已经6点多了,也是吃饭时间,她问我喜欢在家吃还是外面吃,我推却说不用了要回去,她执意要请我吃饭,免得太破费我说方便就在家随便炒个菜就好了,她就带我去她家。她家是一个小区来的,不过是个小户型,两室一厅,不过装修得挺精致,她招呼我喝茶然后就下去买菜了,看起来她家就只有珊姐和他儿子住,如果有男人的话会说的,不然她老公回来看到陌生男人会跟尴尬,过了阵一买菜回来了就着手煮饭了,我想证实一下这个问题就问珊姐说你爱人几点下班啊,她说自从跟以前那个老公离婚了就没找了,现在带着儿子,反正儿子也长大的没这方面的心思,自己开了一间服装店,请了一个工人,我说自己做生意挺好的不受限制。煮饭期间我站在厨房门口也跟她聊了不少,好像没有陌生那种隔膜,虽然这么久没联系,而且我跟她前夫才是亲戚关系,也许在她眼里觉得我是个小男生,现在长大也没有那种男性的距离,就像姐姐和弟弟的感觉。大概8点钟饭菜煮好了,她还问我要不要喝酒的,她家有红酒别人送的,我说等下开车不喝酒,她就没说什么盛饭打汤很热情,老叫我吃多点今天辛苦我了,她给我感觉依然是个大姐对小弟弟那样,往我碗里夹菜,我们边吃边聊,反正话题也挺多的,无拘无束的感觉,原来她老公是输钱了搞诈骗被抓了,之前一直赌博,为此还动手打了珊姐几回,后来闹得太厉害了就离婚,我想这么一个贤妻都不珍惜,而且人长的还过得去,用两个女优的样貌来形容可能各位看官能想象得出大概的样子吧,就像吉村美咲和小泉真希的混合体,反正怎样看会有几分像这两个女优的,体型皮肤像吉村美咲,也是瘦瘦白白的,脸型像小泉真希。从以前这么艰难都肯跟着她老公吃苦,这样的女人已经很难得,就怪我那亲戚不珍惜。
这顿饭吃得很慢,一直都在聊天,我想找水喝她干脆说开红酒喝了吧,没等我什么说珊姐已经拿开瓶器打开红酒了,去厨房拿杯子给我倒了一杯,她先举杯说辛苦你了,半杯喝下去,我想到要开车回去犹豫着她说我喝了你还等什么,别人都那么豪爽只好也一口喝下去了,本身我对酒不感兴趣,也没酒量,酸酸涩涩的红酒也觉得不怎么好喝,也是那种一杯就脸红的,反正有了第一杯后面就基本推不了的,。说真的我一直在珊姐这里也没有过什么邪念,哪怕曾经去嫖过,对这种关系的女性不想有淫欲的感觉,我们一直在聊没有联系的十几年大家发生的事情,一杯一杯竟然一瓶红酒干完了,好像话题就是从酒精的迷惑中逐渐释放,然后不知不觉中又开一瓶,对于没有酒量的我到了第二瓶还是吐字清晰觉得惊讶,只是脸红眼睛通红,心跳加速,倒是没有头晕和想呕的感觉,突然才想起喝酒不好开车,就跟珊姐说喝了那么多酒肯定不能开车了,等下我去开个房间睡,顺便打个电话给老婆报平安,她说不用开房,在她儿子房间可以睡,是个上下铺的木床,她奶奶过来也是睡那里,我感觉不好意思,但她老说没关系的,然后就去房间整理上铺的被褥,把空调打开,叫我休息下去冲个凉,她就去收拾碗筷去了,我在沙发想找点茶叶泡茶解酒找不到,问珊姐她说平时也不喝茶没茶叶,她就跑到楼下超市买去了,没想到她这么贴心,她去洗碗我就在客厅喝茶,顺便打了电话给老婆说在朋友那里喝了酒不回去了,老婆知道我没什么酒量,喝酒就让我别开车回去了,睡醒再说,但没问我在那里也费事说了。头开始越来越沉了,想冲个凉清醒一下,就跟珊姐说先冲凉了,她给我找了条干净的毛巾和牙刷,还有一条浴巾,她说可以把脏衣服换下来洗衣机有干衣功能的明天就可以穿,想想大热天的一身汗臭还是换了吧,估计浴巾是给我用来围着的,冲好凉稍微精神了一点,围着浴巾没有内裤感觉怪怪的,赶紧回房间,加上我喝酒基本就想睡觉的,躺下就睡着了,不过有个坏习惯就是喝酒睡觉一下子就会口渴起来喝水,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口渴得很又尿急,想出客厅找水喝,围着浴巾又不好出去,打开门在门缝看一下珊姐睡了没有,好上厕所,客厅好像也关灯了,赶紧搞杯水喝,然后快步上厕所,喝了酒总是会有兴奋的感觉,鸡巴会硬起来,在没有内裤情况下就是个小帐篷,拉尿也不是很顺畅,没敢开灯上厕所,洗衣机在洗着衣服,谁知道出去那时可能珊姐去看衣服洗好没有,在客厅面对面的开着灯,当然我那小帐篷肯定给她看到了,我感觉她脸上也是一红,一种尴尬的气氛,我也打量了她一下,穿着睡衣但是不算很性感的,就普通粉红短袖短裤的睡衣,分外显得皮肤的白皙,为了缓和尴尬气氛,她说了一句上厕所啊,我就嗯了一下然后快步回房间,在房间里那团火被酒精点燃了,脑袋开始邪恶的想东西,我一喝酒性欲就会高涨,好想打飞机灭了这团欲火,竟然手机放在客厅没拿回来,想找部毛片看都不行,想出客厅拿手机可是珊姐在客厅,我看到她在客厅拿我的烟抽,竟然她会抽烟的令我很诧异,我壮着胆出去拿手机,珊姐看我出来在沙发坐起来,手里还拿着烟,微微一笑,说玩下的,她问我睡不着啊,我说出来拿手机,邪恶的想法一直在脑海,此时此刻我真的很想扑上珊姐那里,不过忍住了,赶紧又回房间,鸡巴已经硬得不行了,关上房门就套弄打飞机了,谁知道珊姐敲了一下门没等我反应过来已经进来了,一边进来一边问有没蚊子,此刻的情景我的心已经要跳出来了,竟然给珊姐看到我在她儿子房间打飞机,她好久没反应过来,我马上用浴巾把鸡鸡盖上,她也很不好意思的关门出去,既然欲火已经到这程度的,我也被欲望战胜理智了,冲出客厅,珊姐没在,去房间开门没反锁的,一把扑倒珊姐,她大惊失色叫我名字,此时我也是失去理智了,把她按在床上,也许她没想到我会做出这么破格的事,很是惊慌,但没有想电影那些情节那样大喊大叫,因为这样叫会惊动楼上楼下的,她一直说不要这样,我说珊姐今晚我很需要你,然后不顾她挣扎一直亲吻她脖子,搂着她紧紧抱住,可能她知道再挣扎结果还是一样的,手脚慢慢软下来了,我已经像头饿狼那样,不过我用我的方法去令女性兴奋,在她耳垂舔,然后慢慢用舌头伸进去耳洞那里,明显感到珊姐有颤抖一下,她的头发很香,两个耳朵也舔了遍,手已经伸进衣服里摸她的乳房,内衣不是很紧很容易探索到乳房那里,不是很大估计是B这样吧,再拨弄乳头,珊姐也开始有点喘气了,手法也算轻柔,两边乳头都抚摸着开始硬了,在我感觉珊姐是个挺干净的女性,所以我吻她的时候没有顾虑,我骑在她肚子上面把衣服内衣一下就脱下来了,又在她腋窝用舌头漫游,可能她受不了这种刺激,身体有扭动,但还是给我按住,或许她感受到那种性欲的兴奋,渐渐有点配合的感觉,房间的灯是没有关的,她一直闭着眼,很害羞,我就欣赏她的身体,皮肤很白,在这个年纪来说算保养不错了,乳头稍深色,肚子有一条剖腹产的刀疤,腰细细,那种体型肤色就跟吉村美咲那样,只是肚子还有妊娠纹,我一直从乳房吻到小腹,她还是没有很大动作,已经在享受那种快感了,再往下已经看到阴毛了,稀疏的阴毛很是性感,一把快速连内裤一起脱掉,整个身体就在眼前了,把两腿分开,开始大腿根部亲吻,时不时用舌头挑逗几下,用手指摸那颗小豆豆时她就用手抵住,那里是刺激她的重点,把她手拿来继续慢慢的揉,另一个手指插入她阴道,可能年纪问题,阴道并不是很湿,没有什么分泌物,也不是很紧,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了,从她扭动的身躯来看应该是有反应的,其实我最喜欢的是她一双玉足,也有恋脚的癖好,长的真好看,瘦瘦的脚,白白的,脚趾也长得很好看,很想去亲一遍,不过第一次不想让她感觉接受不了,就只轻轻吻了一下脚背,对于这种传统女性不能用太多让她不理解的行为,不然她会认为你很变态,所以都是点到为止,还是用传统的性爱比较合适。我调整好姿势,男上女下,吻着她的嘴,下面慢慢把她腿分开,她比较被动,反应不是很大,我用鸡鸡摩擦她阴道,没有一下就进去,从阴蒂往阴道口这样磨,她的手开始慢慢抱着我的后背,经验来说她已经想要进入的感觉了,大概有一分钟这样,开始感觉阴道口有湿滑,可能爱液分泌出来了,手也从后背到搂着脖子,一直在亲吻没分开,期间也没睁开过眼睛,也许她觉得跟一个比自己小差不多十岁的男性发生关系有种羞耻感,但又不能抗拒,一直闭着眼睛,感觉差不多了我扶着鸡鸡往前一顶很容易进去,然后就是活塞运动了,大家都知道喝了酒是不容易射精的,只是鸡鸡很硬,期间也没换其他动作,本来想后入狗仔式的,考虑到第一次不知她会不会抗拒,万一她不肯又把气氛影响了就不好,所以一直趴在她身上抽插,只是揉她的乳房,兴奋时用力捏着乳头,偶尔用手去揉一下阴蒂,应该也有过小高潮了,我靠,沿着肛門顺下去的床单都湿了,她一直都没睁开眼睛,或许因为被比自己小差不多十岁的男性强行发生关系,有种羞耻的感觉,只是有时把我脖子箍得很紧,大概有二十分钟这样子,我也有点想射了就在她耳边说了句我想射了抱紧我,她马上抱得更紧了,我的冲刺也越来越猛估计也顶到了子宫,然而她的阴道会越吸越紧,就在我喘息声越来越急速准备爆发的时候,她阴道的紧迫感让我无法形容了,好像要跟着我一起高潮,大吼一声把精子全部射在里面,有七八下才把精子射完,我俩满身大汗,趴在她身上已经动不了,过了一阵鸡巴软下来了精子从阴道口流到床单也没去理了,珊姐睁开眼睛说了句你把我乳头捏得好痛,原来高潮时用力过猛捏着乳头射精,已经是忘我境界了。大家也没说什么就进浴室冲身去了,她还帮我涂沐浴露冲干净然后让我出去她自己洗,各自回房间睡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