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脆弱时同事的慰藉
脆弱时同事的慰藉
总栏目 > 小说专区 > 同事小说
脆弱时同事的慰藉 2001年,自己19岁,高中毕业后没参加高考,所以就工作了。公司经常招人,也一直有人离开,所以总能看到新面孔。

她叫颜,刚来的时候我并没注意,或许是因为自己还不懂,又或许是当年还在单相思别的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公司里的男同事总是用目光对她进行扫瞄,或许当年我没有开化,又或许是那根神经还没发育,我始终没用色情的目光看过她。

某天,她藉故和我聊天,我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着。或许我语气里有点敷衍的关系,毕竟当初自己还小,不是很喜欢她那种妩媚的女人。等她没趣地走开,旁边几个同事都跑过来问我聊天的内容,有几个还当我面说颜是公司里的尤物,要我别丢了机会。

不知道是我当初傻呢,还是自己单相思的另外一个人魅力大,此后我还是没对颜有任何举动,连说话都不想。可是奇怪的是,颜偏偏就是找我说话,弄得我在公司里很被动,几个哥们同事都和我闹别扭。

想想那时,颜比我大了六年,一个看上去比我成熟很多的女人,胸部虽然不大,但是能看到沟,一双诱人的大眼睛,总是无意识的在放电,难怪公司里男同事都要触电了。我当时想,那么爱卖弄,我就偏偏不喜欢。毕竟自己当年的单相思对象可是我高中里梦寐以求的一朵花,校花不敢说,年级里的一朵花还是足够了的。

到了只记得那是八月后几天,我的单相思对象让我伤心了一回,很难受很难受。更不知道怎么的,我脸和手上的皮肤也开始出了点问题,似乎是蜕皮一样,同事们都以为我得了传染病,都跑得远远的。

颜在我比较脆弱的时候给了我一瓶护肤霜,我虽然对她有芥蒂,但是我不想欠她这个人情,於是我要请她吃饭作补偿,当然她很考虑我的经济收入,我们只吃了麦当劳。

然后她拉着我去江边看夜景,江边的夜景很美,难怪很多人来到这个城市都要来这里。身边这个我并不是很有好感的女子,忽然让我觉得她很美。

她开始慢慢地靠在我的肩上,我也没有拒绝,然后就是接吻,虽然不是初吻(小小孩子的时候瞎亲过同学和姐姐),但这是我头一次与别人的舌尖接触。当我第一次感受色情小说里说的湿吻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体内有种莫名的冲动和燥热,身体变得越来越难以控制,特别是下面。

江边的风吹了一会,我又冷静下来,觉得自己做得不是很对。看看时间都很晚了,我和她就各自回家。走前,她说下次该轮到她请我吃饭了,我没有拒绝。

9月的某个周一,我如约来到了她租的屋子。她不是本地人,所以一个人居住。我们一起做了吃的东西,我和她都做了自己拿手的菜。吃完后有点累,躺在沙发上,她坐下,用自己的腿给我做枕头;顺手,她拿出自己大学的时候日记,翻出几首短诗,让我朗读。

我读了几篇她的诗,抬头看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好深情,没有了白天那种勾人的感觉,却充满了温柔和泪水。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也是自己笨,谁要自己还是童男,除了看过日本AV,根本不知道如何调情。

正当我手足无措的时候,她忽然又吻上来,我瘫了,彻底的瘫倒在沙发上,没有力气抵抗她。她的手划过我的胸膛往下去,解开了我的皮带,我脑子里一直有个声音叫我停下,可是现实里,我却又不想让一切停下来。

我随着她的步子爬到床上,任由她的摆布,她脱下我的衬衫、长裤、短裤,并缓缓褪下她自己的外衣和内衣。她的吻很湿,特别是她吻我的耳朵,我最后的抵抗都停止了,我只知道,我想溺死在这感觉里。天啊!我的第一次要给一个比我大六岁的女人了。

慢慢地,我也开始抚摸她,我从没真正摸过女人的乳房,真的和别人说的一样,好软,真舒服。屁股摸上去也真舒服,女人的皮肤真的和色情文章上写的一样,如丝一般。慢慢地,我向下,也摸到了她的那个三角部位。

以前都是看AV,这次真的摸到了,我心跳估计有120,我那时候真的好紧张。颜并没有阻止我的举动,我一路向下,摸到了阴唇,谁知道,那里已经湿润了。

我摸着那里,却始终没有行动。毕竟看过AV是一回事情,真的把自己的小弟弟插进去是另外一回事情,我始终没那个胆子,也怕真插进去,弄出人命来。

颜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心思,她一边继续亲吻我身上的每个部位,并且开始给我口交。现在想来,她或许是最爱我的一个女人,后来自己再遇到别的女人,都没有她对我的那么温柔,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她的口交技术很好,我感觉到下体越来越胀大,有种要呼之欲出的感觉。颜或许也感觉到了,她坐到了我的身上,女上位,这个姿势我起码还是在AV里看到过的。她开始自己移动身体,弥补我这个童男的尴尬,刹那间,我想到是不是需要戴避孕套,可是颜愈发疯狂的动作,让我也不顾及这个了。

她继续上下移动着,而我或许是第一次的关系,始终无法高潮。也不知道这动作持续了多久,她最后高声叫了几下,瘫倒在我身上。现在想来,她或许是高潮也有点缺氧了,可我自己却还是没有射精。看到她很累的样子,我给她披上毯子,抱着她睡去了。

第二天我睁眼,颜已经醒来,她正痴痴的看着我,一反平日在单位里勾魂的目光,她的目光至今我都难以忘记,没有第二个女人能如此深情。她又吻了我,说:「你的目光好清澈。」这是我记忆犹新的一句话,如今我都近视了,目光不再如以前那么清澈、郁闷……言归正传,我的小弟弟还是那么坚硬,毕竟昨夜没射精。这次我开始抚摸她的身体,她很努力地配合着,张开了双腿,我却怎么也找不到地方插。还是在颜的辅助下,我找到了正确的位置。

我开始不断地运动,和欧美片里单调的活塞运动没有什么两样,彷佛自己要把十九年没有发泄的童精都发泄在这个女人的阴道里,她彷佛也不在乎怀孕,一直用下身迎合我的冲击。

在不断的冲击下,我觉得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就在射精前的一刹那,我还是很莫名的拔出了小弟弟,在她体外射出我十九年的童精。我一下子瘫了下来,一点力气都没有,还是颜给我找了条毛巾,擦了身体。

后来,我和颜在公司里开始正常的交往,但是毕竟公司里目光太多,我也在那家公司做得不好,辞职走了。再后来,又听说颜和几个客户有一腿,让我很失望,觉得自己被她骗了。

几个月后,她对我哭诉说她自己去做了一次人流,孩子是某个已婚客户的。

她说了很多她在这个都市没有亲人、无依无靠的闯荡生活,她不断在流泪,让我对她的遭遇又有了几分怜悯。不过,除了那第一次,我和她再也没有做第二次。

又过了两年,她结婚了,我出国读书,我也一直没再见她,一直到前年的暑假,她已经怀孕,我正好暑假回国才再次重逢。不过面对一个已经做了妈妈的女人,我怎么也没办法做那事情,况且后来自己也遇到不少女人,可是即使最爱的女友,在性方面给我的感觉也不如颜来得那么好。

她老公出差,或许是她有些产前忧郁,我稍微陪了她两次,都是深夜才离开的。尽管她给我感觉依旧暧昧,可是除了拥抱和接吻,我感觉自己不能再多碰这个女人,毕竟她是别人的妻子,怀着孩子,我又在人家家里,我无法做出出格的事情。

后来我又回到国外继续读书,没几个月孩子出生了,她还发送照片给我看。

去年暑假回国,我顺便看了她和她的宝宝,孩子很可爱。她越来越像个母亲,多年前那种性感和妩媚已经渐渐消失不见了。说实话,我打心眼里希望她幸福,希望她丈夫能好好珍惜这个女人。

我想,那多年前的第一次,应该是我和她的最后一次,毕竟我和她在错误的时间相遇,我没法给这个伤痕累累的女人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