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青海湖边车震释放
青海湖边车震释放

青海湖边车震释放

2016年7月我和天蝎男去青海湖旅游。

  青海湖是中国最大的内陆湖,也是世界最大的咸水湖。

  刚下车,无边无际像海一样的青海湖呈现在我的眼前,湖水是那么的清澈那
么的蓝,好似镶嵌在草原上的一面大镜子。

  远处的朵朵白云飘浮在湛蓝的湖面上,四周连绵不断的群山,形成了一幅美
丽的图画。

  湖水是那么的清,清得能望见湖底的石头。

  湖边的草原一望无垠,小草显得生机勃勃。

  在中国西部,什么都大,大漠、大峡谷、大戈壁、大草原,还有大青海湖…
…到了青海湖你就知道中国西部有多大了,大的让你眩晕大的让你窒息。

  当然当地女人的咪咪也很大,让一向以大咪咪引以为傲的我也有点自惭形秽
起来。

  不要说我污秽,因为正当我在仔细欣赏这一不同于南方俊秀美景的西北粗犷
的风景时,随时随地都在想干坏事的天蝎男居然开始对我袭胸真的无语了。

  而且一边袭胸一边还振振有词的说:「哎,我怎么看当地女人的咪咪都那么
大啊?让我再感觉下你的看看你们的谁大。」

  顿时让我满脑袋的黑线。

  袭胸就袭胸吧,这位爷居然摸起来没个完,一会儿功夫,乳头就在他两指的
挑逗下树了起来。

  「唉,你几个意思?摸了我这么久,你不摸别人的就能比出大小啊?还一直
摸,一直摸……」「我倒想摸摸她们的奶可那也得别人让我摸不是?我过去摸,
非被暴揍一顿不可!」天蝎男还一脸无辜的看着我手却并不停。

  不行,再摸下去就不是奶头硬了,下面也要流水。

  我捂住他的手不让他动。

  「周围还有其他人呢,你注意点影响行不行啊?这大白天的。」

  「大白天的又怎么了?我摸自己女朋友,又没摸别人的女朋友。」

  天蝎男不去当演员真的让我们国家男演员少了一个可以夺得奥斯卡金像最佳
男主角荣誉的机会,就这他还一脸委屈。

  「但是你再摸,我下面要起反应了啊,你直接说你到底什么意思吧?」看我
说到这份儿上,天蝎男狡黠的一笑手停止了动作,「我倒没什么意思,但是看你
的意思是不是想让我帮你解决问题啊?」我晕这是什么人啊?我冲他翻了一个白
眼「不——需——要!」一字一顿的说。

  「哦,那好吧。」

  这无赖的手又继续动了起来。

  虽然吹着湖风,但是我的身体还是慢慢的燥热了起来,而且下面真的开始逐
渐的湿润了。

  「别摸了,受不了了。」

  我喘着粗气小声的说。

  「什么?大点声,听不见!」天蝎男又开始了往常的伎俩。

  算了,遇到这样的主儿,我这再继续害羞啊、抵抗啊都没用,时间拖的越久
自己越难受。

  于是我尽自己最大的,周围人又不会明确听到的声音告诉他。

  「我们找个地方做爱吧。」

  天蝎男这才停下动作,满意的笑了。

  我还在想这大白天的能在什么地方做而不被别人发现呢?天蝎男已经胸有成
竹的拉着我的手大踏步的上了她那辆IEEP然后一直往树林方向开走了。

  走了约有20多分钟时间,眼前出现了一个小树林。

  「啊?这里怎么会有小树林?」我惊讶的问他。

  「哈哈,你没想到在这看起来全是平地的湖边不远的地方居然会有小树林吧?」
天蝎男一脸得意的跟我说,「这可是我前2天专门来找到的。」

  我晕,难怪他要提前2天自己来,原来是早就有了密谋。

  「我倒是真的想在青海湖边来一炮,但别看这么大的湖,现在没什么人可是
时不时的有人环湖骑车,还有环湖跪拜的人。」

  天蝎男一边说一边开始把驾驶座位放平,然后又来解我的安全带,然后自己开始脱衣服。

  「而且这青海湖,在很多人眼里可是圣湖,不能亵渎的。」

  话没说完,不但他已经近乎全裸了,我也被脱的只剩下鞋子和袜子了。

  迫不及待的湿吻,抚摸,暴力的插入。

  天蝎男格外的兴奋,我也被他所深深感染。

  「大声的叫吧,小婊子!使劲的喊吧,小骚货!这才真的是喊破喉咙也没人
答应你!」我手扶着两棵树,撅着屁股迎接他的后入体会着在室内做爱所从未有
过的快感。

  「骚货,你不舒服吗?!」天蝎男一边大力抽插,一边大声的问我。

  「喔,舒服啊。」

  我由衷的回答道。

  「那你怎么不喊啊?小婊子!」是啊,无数次幻想过野战时大声的浪叫,肆
无忌惮的嘶吼不用顾忌周围有人会听到我原始的欲望的发泄。

  但这一切来的太突然,太快了啊,我还一点准备都没有。

  天蝎男一边操我,一边不时的用手大力的打着我的屁股,嘴里还大声的说着
粗话。

  他抓住我的两只大奶用力的向后扯着,两人的阴部撞击着,树林里响起了一
片清脆的啪啪声。

  这种情况下我再也忍不住了,扯开嗓子发泄着,大叫着尽情发泄着我原始的
欲望。

  「婊子,舒服吗?」天蝎男喘着粗气问我,「舒服,太舒服了!」我大声的
回答。

  「哪里舒服啊?」「骚逼舒服!你的大鸡巴操的婊子的骚逼太舒服了!」不
用他再继续问了,已经形成习惯了。

  但以往都是怕隔壁或者外面的人听到,只能小声压抑的说粗话。

  真的饿要感谢这辆油老虎的宽敞,现在,在这真正的大自然里赤裸裸的性爱,不,其实可以说是最肆无忌惮的
最原始的交配。

  根本不需要压抑自己,得到了彻底的解放。

  「一会如果有男人从旁边过,我让他也过来操你怎么样?」「好啊,让他也
来操我吧。」

  「真的假的?不要一会真来人了,你不许他操啊。」

  「真的,不骗你。

  喔,太舒服了。

  让他使劲的暴操我!就射我逼里!「我被操的身体都有些颤抖了,但还是倔
强的扭过头去看他。

  那野性的眼神里满是火一样的欲望,似乎有点欲求不满,也有点挑衅仿佛真
的再需要其他的男人来熄灭这欲望的野火。

  天蝎男也似乎从我的眼神里看到了以前所不曾见过的欲火,一边更大力的操
我一边继续说着粗话。

  「万一来了2,3个呢?也让他们一起来操你?」「啊,啊喔。

  太舒服了。

  再使点劲,再深点。

  嗯,来几个都可以轮着操,把我的骚逼操肿,操烂!被一个人操也是操被2,
3个人轮着操也是操,反正又操不死!「天蝎男听了这么骚这么无耻的话,好像
受到了刺激更大力的操我,恨不得要把整个睾丸都塞进我的逼里。

  虽然平时做爱时他也说找人3P我,一起操我,我也迎合着答应但也只是答
应而已。

  顺着他的话敷衍一下就完,绝没有今天这么夸张。

  今天可能是受到了野战的刺激,把平时只敢想不敢说的话全都说出来了。

  「臭婊子,原来你这么骚啊!平时藏的深啊!你这个骚母狗!躺在那里叉开
腿接受一群公狗交配的骚母狗,我操死你!」天蝎男发了狠的使劲操我感觉真的
把我当作了一堆只供发泄淫欲的肉一样,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粗暴的操我。

  「叫爸爸!快叫爸爸!」天蝎男恶狠狠的吼着。

  「爸爸,使劲操女儿的逼!把你亲女儿的逼操烂!」我被野战的环境刺激着,
发泄着原始的欲望也被他设置的情景所感染、带入。

  再加上之前从没遇到过这么暴力的性爱,真的被操的爽到了极致,感觉每个
汗毛孔都有前所未有的通透感真的忍不住的哭出了声。

  当然这哭声是舒服到了极点的那种呻吟加抽泣的哭声,但即使这样我仍然倔
强的、彻底放开了的,不要脸的回应着每一个他所渴望听到的而平时绝没有听到
的话。

  这些话也深深的刺激着天蝎男,所以很快我们就一起达到了高潮,以他的内
射结束了这次前所未有的刺激的野战。

  做完之后我感觉整个人都瘫软了,没有一点力气,直接趴在了座位上半天缓
不过来。

  天蝎男也累的不行,呼呼的喘着粗气,扶着前车座直不起身子。

  我们就这样保持着一个姿势一动不动的过了有近10分钟的时间,才慢慢缓
过神来。

  正当我准备穿衣服的时候,天蝎男突然对我说:「别穿啊,难得来一次野战
完了就这样全裸着走一会多好啊?回归大自然啊。」

  我冲他翻了一个白眼。

  「还没过瘾啊?那你自己全裸着回归大自然吧,我要回归我的文明社会了。」

  说完我就穿上衣服,往之前来的方向走去。

  「我还要再看看我的青海湖呢,大老远的从广州过来一趟,可不能就为了一
场野战那成本太贵了,得不偿失。」

  身后留下了近乎全裸的天蝎男还有他魔性的叫声「操,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说走就走啊?!你倒是等等我啊!」。

【完】